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出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8届大会 [fr]

弗朗索瓦∙奥朗德先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讲话节选,2015年11月17日

[...]

今天,我们站在这里,坚定地直面恐惧,以此表达我们对自由、对不同文化间的对话坚不可摧的热爱。蒙昧主义、狂热崇拜、原教旨主义以及伊斯兰极端主义都与我们背道而驰。历史告诫我们:一直以来都是极权政体和非妥协保守主义者在禁止音乐,焚烧书籍,损毁古迹,试图抹去对前人的记忆。

[...]

这就是为什么在悲痛与哀悼之后,法国始终泰然自若,从容应对,巴黎将仍然是戏剧、电影、博物馆、演出之城。

因为法国永远是文化的归宿。

因为演出将一直在法国盛行。

因为电影院将继续迎接诸多观众。

因为所有博物馆将继续敞开大门,向参观者展示我们文化遗产中的精华。

法国是一个开放的国度,向所有艺术、所有音乐、所有创造以及所有公众开放,这种开放的精神将一直存续下去。

法国的青年人在周五到周六的夜晚遭受了侵袭,他们将以最勇猛的力量捍卫自由和公共生活理念。

如果我希望找一个最合适的地方做出表述,表达我们坚强不屈的愿望,那无疑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这个机构就诞生于人们希望通过教育和文化将人类汇集在一起的愿望,并将巴黎作为其总部。

是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人类的道德良知。

推动文化多样性是其建立的根本。

文化多样性建立在文化将人与他们的历史和国土连接在一起的理念之上。

文化多样性深刻认同各个文化享有平等的尊严,每个国家的人民都可以向世界传递自己的信息。

文化多样性拒绝统一化,鼓励观点和信仰的多元化。

文化多样性通过教育撬动共有的束缚。

七十年前,在摆脱了战争的悲剧和野蛮之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应运而生,一些人曾认为其宗旨是一种幻想:战争起源于人之思想,故务须于人之思想中筑起保卫和平之屏障。这就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立者的初衷。

[...]

七十年后的今天,在巴黎,我以一个遭受过攻击的国家、一个经历过痛苦的国家、但也是一个坚强不屈的国家的名义,向在座各位呼吁,我们应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不畏恐惧、不畏分裂、不畏仇恨,大胆选择生活、文化、分享、尊敬和尊严。

面对恐怖分子的野蛮行径,我们必须用文化中不可战胜的人道主义力量予以回击,正如安德烈·马尔罗(André MALRAUX)所说:“是文化将人类变成自然界中截然不同的群体。”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的法国选择战斗。

谢谢。

最新修改 14/04/2016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