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刑事侦查权的司法监督及其制度思考 [fr]

陈琳, 云南省人民检察院

陈琳女士 - JPEG
根据法国刑事诉讼法典的规定,刑事侦查权由司法警察、检察官和预审法官来行使。对于案件侦查,司法警察、检察官和预审法官这三个有权主体各有分工,又相互配合,以实现对犯罪的追诉。在实践中,侦查职能实际主要由司法警察承担,检察官和预审法官的侦查权主要通过指挥侦查、委托侦查或法律授权等方式行使,以实现对侦查活动的司法监督和控制。司法监督在法国的侦查程序中处于中心地位。

一、警、检、法在刑事侦查中的分工

(一)司法警察的职权

根据法国刑诉法第15条的规定,司法警察是一种身份,而不固定的职务,其主要包括:司法警官、司法警察和助理司法警察、被法律授予一定司法警察职责的行政部门和公共事业部门中的公务员和工作人员。实际中,司法警察一般是指地方警察局中负责司法警察任务的特别部门,以及执行刑事侦查任务的国家警察、宪兵。

根据法国刑诉法第14条的规定,司法警察的职权是负责立案、收集证据和查找犯罪嫌疑人,执行调查和搜查、扣押、听取证人和嫌疑人陈述情况、询问当事人、对犯罪嫌疑人执行拘留和逮捕。

(二)检察官的职权

在法国的司法体系中,并没有单独的检察院系统,检察院设在法院之中。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法国没有独立的检察机构,也不意味着检察系统依附于法院系统。事实上,各级法院均采用二元首型的行政管理体制:总检察长系法院内各检察官的行政首脑,而法院院长则是法院内各法官的总

负责人。检察系统独立于法院系统,检察官独立于法官。

根据法国刑诉法第41条第1 款和第2款的规定:共和国检察官应当进行或使人进行一切必要的行动,对触犯刑法的罪行进行追查和起诉。为此,他有权指挥所在法院管辖区内司法警察的活动。这表明在法国,检察官兼具司法警察的所有职权,并有权指挥司法警察的一切侦查活动,即共和国检察官具有独立的侦查权和侦查监督权。

(三)法官的职权

1、预审法官的职权

预审法官,正式产生于1808年法国《重罪审理法典》。法国诉讼理念要求司法官员要尽早地介入到刑事诉讼中,预审法官正是这一司法理念的产物。预审法官由大审法院的法官担任,主导刑事重罪案件的侦查,在2000年以前,有权决定适用各种强制性侦查措施,包括决定对被追诉者的审前羁押。

在预审过程中,预审法官履行侦查和司法双重职能。在侦查员的角色上,预审法官可以采取一切他认为有助于查明真相的手段(法国刑诉法第81条),例如,搜查和扣押,询问证人,讯问和对质、收集专家证据、采取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在法官的角色上,预审法官可以根据案件情况做出具有司法裁判权性质的裁定,例如“移送案件裁定”、“不予起诉裁定”,以及其他与预审程序相关的司法裁定。

2、自由和羁押法官

因预审法官权限过大,扮演了超级警察的角色,为了限制其权力, 2000年6月15日法国颁布了修订的刑事诉讼法典。该法设立了一种新型的法官——“自由和羁押法官”,专门决定羁押问题。与此同时,新法取消了预审法官决定先行拘押的权力,实现预审和羁押职能的分离,削弱了预审法官的权力。在程序上,自由与羁押法官经预审法官的书面提请而管辖案件。预审法官将诉讼案卷连同检察官提出的立案侦查意见书一并移送自由和羁押法官,由自由和羁押法官决定是否采取强制措施。预审法官在收到共和国检察官提出的旨在对当事人实行先行拘押的意见后,如认为并无理由实行先行拘押,也可以裁定不向自由和羁押法官移送案卷。

二、刑事侦查中的司法控制

刑事案件案发后,一般情况下首先由司法警察介入侦查,司法警察有权采取相关的侦查措施,但是如果涉及限制嫌疑人人身自由的措施,如拘留,则司法警察在做出拘留决定后必须尽快报告检察官,拘留超过24小时,需要检察官明确授权(法国刑诉法第63条、第77条)。如果案件属于重罪,即可能被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犯罪,或是现行犯罪,即犯罪行为正在发生或刚刚发生随即被当场发现的刑事案件,司法警察应立即向检察官报告(法国刑诉法第54条),由检察官指挥和监督司法警察的侦查活动(法国刑诉法第41条)。这种“监督”是比较灵活的。检察官可亲临犯罪现场调集警力,指挥侦查,也可委派司法警察进行侦查。司法警察就侦查行为向检察官负责。对于一般的刑事案件,由检察官主导侦查后,决定是否移送法院起诉,但是对于重罪案件,检察官必须启动预审程序,此时侦查过程进入预审法官的监督视野。

在法国,预审法官监督的案件大约占8%。重罪案件启动预审是强制性的。在轻罪与违警罪案件中检察官也可以启动(法国刑诉法第79条),在这两种情况下,是否进行预审取决于案件的复杂程度。作为司法官员,预审法官不得主动启动预审程序。如果案发时预审法官已经在现场,其可以采取必要的紧急行动,但之后应当将有关材料转送检察官。是否追诉,由检察官决定。预审法官受理案件的途径仅为两种:经检察官提出立案侦查意见书而受理案件,或者经受害人提出告诉而受理案件。

预审法官受理案件后,即产生两种效果:开始侦查和对被追诉人实行审查。预审的主要目标是寻找犯罪事实的证据,如果未破案还要查找犯罪嫌疑人。预审法官对控辩双方一视同仁地实施侦查是法国刑事诉讼中的一个重要原则。一旦预审开始,被侦查人自动取得一系列权利。在预审法官开始对一个人审查之前,必须进行聆讯,或者给他提供申辩的机会。司法警察不再被允许讯问受侦查人,仅有预审法官有权讯问。司法警察通过接受预审法官委托查案的方式来介入案件侦查。从而,司法警察的整个侦查行为处于预审法官的主导和监督之下。

侦查完成后,预审法官转入司法裁判角色。如果案件证据不充分,没有必要继续对受侦查人进行追诉的,则预审法官做出“不予起诉裁定”;相反,如果经认定的证据可以使预审法官形成内心确信,预审法官则做出“移送案件裁定”,受侦查人将被移送审判法庭接受审判。

三、对法国刑事侦查司法监督制度的思考

从以上分析不难看出,在法国,司法警察是刑事侦查权的主要执行者,但司法官却是刑事侦查权的主导者。若将刑事侦查权比作一艘战舰,那么其航舵无疑是掌握在司法官手中的。对于侦查权司法控制的制度设计,究其根本目的,是为了实现对公权力的控制与监督,维护司法的公正与权威,既保障无罪的人不受追究,同时又保证对犯罪有效的追诉。

(一)对公民基本权利的保护

法国是世界上第一个起草并公布人权宣言的国家之一,其重视人权的传统可以追溯到18世纪的启蒙运动。在其司法制度也充分体现了对公民基本权利的保护。

由侦查的任务所决定,侦查机关必须享有拘传、拘留、逮捕、搜查、扣押等对人或对物的强制处分权,即侦查权。侦查权的行使大都与公民的各种基本权益有关,如果缺乏有效的制约手段或程序保障措施,侦查权就可能被滥用而侵犯公民的权利,侦查权的运作就可能成为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威胁公民的安全。尤其在刑事诉讼中,犯罪嫌疑人处于被诉追的地位,作为潜在的“国家公敌”,其诉讼权利和人身权利更是极易受到国家有组织的暴力行为的侵犯。因此,现代侦查制度设计的中心问题即是如何规制侦查权的行使,防止侦查机构和侦查官员滥用国家权力、侵犯公民权利。

作为司法官,检察官与预审法官在审前程序中履行侦查监督的职能,通过规制侦查权行使的制度安排,保护嫌疑人的权利。尤其是预审法官的保障职能更为突出。预审法官作为座席司法官,职务终身不受罢免,不对司法部负责,也不受层级控制,具有较强的司法独立性。另外,预审法官不负有起诉案件的职责,其侦查也比检察官有更多的中立色彩。预审法官负有查明真相之义务(法国刑诉法第81条)。预审是针对犯罪而不是针对特定被告人展开侦查,预审法官不仅需要查找有罪或罪重证据,同时还必须查找无罪或罪轻证据。因此,在法国预审法官一直被认为是对受侦查人权利之保障。

(二)对行政权力的控制

法国公民历来对政府行为和行政权力充满疑虑,立法机关不断通过司法控权的制度设计来实现对行政权力最大的监督和控制。这种控制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监督行政权力不被滥用,保障公民个人权利不受公权力的恣意侵犯;二是监督行政不作为,保证实现司法公正。在侦查权方面,司法控制表现为,既要控制侦查权不被滥用,又要保证对行政违法行为的有力侦查。正是因为如此,法国创始了极富特色的预审制度。

从法国的政治史来看,在共和政体下,国家代表了公民个人意志,保障着个人的权利与自由。法律是这种政治权力的合法表达,司法官们必须对法律予以落实,同时他们也必须服从法律的权威。在法国人看来,检察官虽然是公共利益的代表,但是检察官属于检察院的一部分,而检察院受司法部的领导,司法部可以通过总检察官下达命令给检察官,检察官可以被司法部长罢免,不享有座席法官所拥有的由司法官高级理事会保障的独立权利,这种等级设置以及检察官刑事诉讼中所承担的追诉职能,使得检察官在作为代表公共利益的公诉人与作为独立司法官两个角色之间产生了紧张关系。

与此相对,预审法官不受此束缚。1958年刑事诉讼法典确立了预审法官的独立地位。与其他法官一样,预审法官由共和国总统任命,没有任期限制,不受罢免与撤销。预审法官最大特点就在于身份的双重性、独立性以及不可罢免性。某一案件一旦由预审法官介入侦查后,任何外在的力量,包括政府或其他方面的压力都难以对其进行不当干预。预审法官们在一系列涉及政界和商界要员的敏感案件中的突出表现,使其一度成为“反贪斗士”的代名词。预审法官作为同政府高层腐败现象作斗争的新生司法力量,加强了司法之手对行政权力的控制。

正是基于上述原因,预审法官的“双重权力”尽管备受争议、预审制度虽然屡遭质疑,这一独具特色的制度仍保留至今,并有发扬光大之趋势,预审制度似乎已成为法国民主和司法独立不可或缺的重要制度安排。

在此要指出的是,任何制度都不是完美的,在实际运行中,法国司法对侦查权的控制也存在许多问题,出现了一些引发全国争议的案件。虽然“乌托”等案件引发的震荡,曾将预审法官推向风口浪尖,废除的热议也不绝于耳,但是法国司法界现在已基本达成了保留该制度的共识,并倡导通过有针对性的改革来完善该制度。笔者在最初接触法国侦查制度时,曾一度觉得这种制度安排有些机械滑稽和形式主义。因为在法国,检察官和法官同属于司法官,所接受的司法教育和入职程序完全相同,入职后的在职管理和培训基本相同,法官和检察官之间可以毫无障碍的相互流动。检察官对侦查的监督同样是基于维护司法独立和公正的宗旨来实施,于此之外再设立预审法官之职,似乎显得多余。但是深入了解和思考之后,发现检察官垂直管理的体制和追诉的职能,使其不能完全独立和公正的行使司法控权,因此有必要设立预审法官弥补这一缺陷。司法控制并不因人而治,而是循制度而治,这才是法国司法监督制度的精髓之处和本质所在。 

最新修改 02/06/2016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