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安全需要制止气候恶化 [fr]

洛朗·法比尤斯专稿,刊登于4月25日的法国《费加罗报》和美国《国际纽约时报》

今年12月底,法国将迎来联合国第二十一次气候大会(COP 21)。大会目标是什么?达成一项全球协议,在本世纪末将全球升温限定在最高不超过前工业时期2摄氏度 。成功的希望是实实在在的,但任务很艰巨:作为本次气候大会主席,我的作用是促进195个国家—196个缔约方(加欧盟)之间的重要妥协。

在谈判中,各国之间因国情差异、所处发展阶段不同而有不同诉求,是强大的共同利益将我们凝聚在一起,那就是安全局势,安全与气候有着密切关系。

一直以来,气候已对安全构成威胁,尤其是威胁到环境安全,气候紊乱使所有的经济和社会平衡被打破。因此,也给各国的国内安全带来风险。

在法国,历史学家们已证实,因1788年的大暴雨影响了收成,导致了食品危机,最终爆发了法国大革命。离我们更近的事例发生在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引发的混乱造成了严重的社会秩序动荡,不得不在美国国土上部署军队。

因掌控资源对安全造成的威胁可引发更广泛的国际冲突(尤其是水资源),气候变化可使资源争夺加剧。过去、现在与此相关的如埃及、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之间因尼罗河及其支流而关系紧张;以色列与邻国争夺约旦河水源;以及土耳其、叙利亚和伊拉克争夺幼发拉底河水源。

另一个不安全因素源于人口的大量流动。干旱和海平面上升使得一些地区无法居住,迫使居民离乡背井。他们往往去已经人满为患的地区寻找栖身地,由此引发紧张局势。

如果没有明确方向,他们就有可能落入激进组织之手,这是上世纪七十年末代发生在萨赫勒地区的事情。极度干旱迫使众多图阿雷格人向利比亚迁徙,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被招募进卡扎菲的“伊斯兰军团”。在马里北部不稳定局势中至今还能见到他们的身影,导致法国2013年1月份的军事干预。

结论是明确的:气候失常也是安全失常。全球升温超过2摄氏度(如果我们不作为或行动力度不够,这将是肯定的),将在数量上和强度上增加对和平与安全的威胁。一个“气候失常”的地球将变成一个充满危险的地球。

这些风险并不是一个抽象概念。在埃及,因海平面上升50厘米而导致400万人逃离尼罗河三角洲,使整个地区尝到安全后果。不稳定地区的沙漠化加剧,如萨赫勒地区,对已经很猖獗的犯罪网络和恐怖组织武装团伙更加有利。

同理,气候失常对尼日尔-波斯湾地区的威胁在加剧,这些地区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这一“危机弧”地带实际上也是一个“干旱弧”。

上述原因使我们坚信面临两个迫切需要:一方面必须将全球升温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另一方面应减少气候变化给居民造成的损害,包括针对海平面上升的海岸线保护,在干旱地区更好地管理水资源。国际谈判术语将之称为“适应行动”,至今尚未完全得到应有的关注。

适应行动应在2015年底的协议中占有重要位置,尤其考虑到其对安全的影响。我想强调另一个重要方面:自从碳能源(煤、石油、天然气)成为我们的经济命脉,碳能源的大量使用使各类冲突加速。为什么? 因为化石能源矿的分布非常不匀。对化石能源的依赖、垂涎、竞争构成了对国际安全的威胁。任何人都不该忘记,争夺莱茵河两岸的碳资源曾是法德两国冲突的一个关键因素。正是由于建立了欧洲煤钢共同体以及减少了对碳资源的依赖,所有争夺才得以消失。

今天,在欧洲的大门口,对天然气输送线的控制也同样成为冲突的关键所在,威胁到欧洲大陆的稳定,如2009年俄乌“天然气之战”所证明的。在亚洲,中日之间的紧张局势很大程度源于钓鱼岛丰富的海底资源开采以及这些资源的输送安全。

我由此坚信:我们需要一个“全球清洁能源共同体”,使我们从对化石能源的依赖及与之密切相关的冲突风险中解脱出来。经济低碳化改善安全状况(能源安全和通常意义的安全),因为经济低碳化使能源获得均衡化。一个国家在本国发展太阳能和风能不妨碍任何人:一个国家所利用的太阳能和风能不仅是可再生的,还属于所有人。因此,我们不应该低估了它们对和平与国际安全的重要作用。

由此可见,在经济低碳化的同时增加能源获得,联合国第二十一次气候大会提供具体帮助(首先是向发展中国家)不可或缺。由此,因碳能源而频增的冲突风险在未来几十年中可望大幅度减少。 帮助各国降低气候变化损害的风险,在经济低碳化的同时实现能源获得民主化:这两个当务之急符合安全的深度需要和当前需要。围绕这两个需要,全球利益的重组可能也应该使我们达成一项全球协议。如果我们愿意达到这一目标(这是关乎全人类生存的问题),我们需要所有人的努力。

最新修改 14/04/2016

返回页首